2015年全球FDI流動(dòng)最新情況大全

1月20日聯(lián)合國貿易和發(fā)展會(huì )議(UNCTAD)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了2015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(FDI)流動(dòng)情況。UNCTAD認為2015年全球FDI增勢強勁,但沒(méi)能有效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FDI增長(cháng)主要由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貢獻且集中在并購。

2015年,全球FDI同比增長(cháng)36%至1.7萬(wàn)億美元,為2007年以來(lái)最高年份,并且主要集中在并購領(lǐng)域,綠地投資則與上一年基本持平。從地區來(lái)看,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成為主要的資本流入地,共計9360億美元,為歷史第二高;其中美國流入3840億美元,遙遙領(lǐng)先其他國家和地區。但這些資本流入只是改變了企業(yè)的資本結構和金融賬戶(hù),并不帶來(lái)資源的實(shí)際流動(dòng)。

流入歐盟的資本高達4260億美元,其中荷蘭增長(cháng)146%至900億美元,比利時(shí)從2014年的凈流出87億美元增至流入327億美元,英國增長(cháng)29%至680億美元,德國從2014年的凈流出62億美元增至流入110億美元,法國則從150億美元增至440億美元。通過(guò)并購方式錄入歐盟的資本同比增長(cháng)68%,綠地投資增速則為14%,顯示隨著(zhù)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和金融形勢好轉,更多資本投入到生產(chǎn)性投資。

流入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第一產(chǎn)業(yè)部門(mén)的FDI大幅降低。澳大利亞資本流入增速為-33%,主要是礦產(chǎn)行業(yè)資產(chǎn)并購減少,2014年公司間貸款流入資金130億美元,但2015年變?yōu)閮袅鞒?0億美元。流入加拿大的FDI減少16%,也主要是能源和礦產(chǎn)等第一產(chǎn)業(yè)部門(mén)公司間貸款流入資金減少。美國資本流入主要靠資產(chǎn)投資和并購交易增加,抵消了第一產(chǎn)業(yè)部門(mén)資本流入減少的影響。

亞洲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FDI流入漲幅較大而其他發(fā)展中地區不景氣。2015年,亞洲流入的FDI增長(cháng)15%至5480億美元,創(chuàng )歷史新高,占到全球FDI的三分之一。香港流入163億美元,也創(chuàng )歷史新高。流入中國的FDI增長(cháng)6%至1360億美元,但流入制造業(yè)的資本減少,服務(wù)業(yè)吸收FDI保持增長(cháng)勢頭。流入新加坡的FDI小幅降低4%至650億美元,導致東盟整體流入減少7%。流入印度的FDI則實(shí)現翻倍至590億美元,說(shuō)明印度政府改善投資環(huán)境的舉措起到好的效果。

西亞流入的FDI增長(cháng)5%至450億美元,結束了連續6年下降的歷程。但增長(cháng)主要來(lái)自于土耳其,該國FDI增長(cháng)30%至160億美元,其中并購金額幾乎翻倍。

非洲流入的FDI降低了31%至380億美元,主要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FDI極具減少。北部非洲的FDI實(shí)現了反轉,主要是埃及的投資從2014年的43億美元增長(cháng)至67億美元。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FDI降幅最大,大宗商品的周期性?xún)r(jià)格下調影響了資源型FDI進(jìn)入,其中莫桑比克減少21%至38億美元,尼日利亞減少27%至34億美元,南非減少74%至15億美元。

拉美流入的FDI也減少了11%至1510億美元,主要原因是國內需求不振,大宗商品價(jià)格低迷導致投資減少。流入巴西的減少23%至560億美元。因為冶煉行業(yè)投資減少和大宗商品出口商再投資減少,智利和哥倫比亞流入的FDI分別降低了38%和15%。秘魯的資產(chǎn)投資增加較多推高其FDI流入增加11%。

中美洲地區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投資保持旺盛趨勢,墨西哥流入的FDI增長(cháng)14%至29億美元,其中并購增長(cháng)33%。

轉型經(jīng)濟體面臨復雜的地緣政治,市場(chǎng)信心不足,導致FDI流入減少54%至220億美元。東南歐國家流入FDI增長(cháng)僅3%。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分別下降92%和66%,但外資依然在流入第一產(chǎn)業(yè)。

跨境并購活躍但在新興經(jīng)濟體的資本投入有限。

2015年全球并購額達到2007年的歷史高點(diǎn)??鐕境浞掷闷洮F金流和全球流動(dòng)性,大量并購資產(chǎn)促進(jìn)銷(xiāo)售、降低成本。當年并購交易額同比增長(cháng)61%至6440億美元,其中制造業(yè)增長(cháng)132%至3390億美元,特別是非金屬產(chǎn)品、機械和設備、電子零配件等行業(yè)的資產(chǎn)買(mǎi)入量增長(cháng)最快。服務(wù)行業(yè)的并購中,金融服務(wù)的并購放緩,房地產(chǎn)和交通服務(wù)則增長(cháng)很快。冶煉行業(yè)并購額減少51%,原油和天然氣行業(yè)并購額減少68%。

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的并購極為活躍。歐盟的并購額增長(cháng)68%至2690億美元,愛(ài)爾蘭和英國增長(cháng)了四分之三,主要是美國跨國公司考慮的并購,從2014年的110億美元增長(cháng)至2280億美元。但是,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并購額大幅下跌了44%至680億美元,巴西等拉美及加勒比國家下降了60%,亞洲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下降了61%。

綠地投資則相對停滯,僅增長(cháng)0.9%。不少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的項目數量大幅減少,非洲、拉美及加勒比分別減少了19%和23%。

2016年FDI前景不佳。主要是全球經(jīng)濟脆弱,金融市場(chǎng)動(dòng)蕩,特別是部分新興經(jīng)濟體內需不振,增速放緩,加上地緣政治風(fēng)險和地區緊張局勢可能惡化經(jīng)濟形勢。全球綠地投資還將停滯,部分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或出現大幅下跌,目前全球FDI的增長(cháng)勢頭可能難以保持。但是,如果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2016年復蘇加快,2016年全球增速達到2.9%,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改善,則投資者信心有望走強,生產(chǎn)性投資也有望增加。此外,部分新興經(jīng)濟體貨幣的大幅貶值和企業(yè)重組也會(huì )推高FDI的流量。
最后更新時(shí)間:2016-02-01 閱讀:141次

資訊中心相關(guān)內容推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