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渣渣輝”被申請注冊商標,不是惡意搶注,商標申請人竟然是張家輝本人?

貪玩公司已對“渣渣輝”“渣渣灰”商標進(jìn)行了全類(lèi)注冊,同時(shí)還提交了數十件“喳喳灰”“渣渣飛”“喳喳輝”等近似商標!貪玩公司為何對“渣渣輝”如此執著(zhù)?

申請商標過(guò)程

2017年6月,演員張家輝在錄制的廣告中,由于普通話(huà)說(shuō)得不太標準,自我介紹時(shí)說(shuō)的 “張家輝”被網(wǎng)友調侃惡搞是在說(shuō)“渣渣輝”,這個(gè)詞廣為流傳,成了一個(gè)網(wǎng)絡(luò )流行詞。


(圖片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)

“渣渣輝”火了之后,貪玩公司想要把它注冊成商標。
 
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(wǎng)8月11日發(fā)布的判決書(shū)顯示,貪玩公司申請的“渣渣輝”商標遭北京市高院駁回,理由為涉嫌“貶低人格,易產(chǎn)生消極負面影響”。
 
北京市高院認為:訴爭商標為“渣渣輝”,“渣”在《現代漢語(yǔ)詞典》中具有“渣滓、碎屑”的含義,作為網(wǎng)絡(luò )流行詞具有“差”“爛”的意思,含有貶低人格的含義。
 
“渣渣輝”一詞雖源于香港演員張家輝,其普通話(huà)不標準,把“張家輝”讀成“渣渣輝”,但此處“渣渣”字,亦被認為是“差”“爛”等具有貶低人格的含義,“渣渣”二字并不因與“輝”并用,而不含有貶義。
 
訴爭商標核準注冊可能對我國的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(chǎn)生消極、負面的影響。

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,貪玩公司的相關(guān)上訴理由不能成立,法院不予支持。

“渣渣輝”商標之爭

最早從2018年1月29日開(kāi)始,貪玩公司就陸續申請注冊了40個(gè)用于不同類(lèi)別的“渣渣輝”商標以及5個(gè)用于不同類(lèi)別的“渣渣輝傳奇”商標,但申請均被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駁回。
 


貪玩公司對此提起訴訟,北京知識產(chǎn)權法院認為該商標違反了商標法:“有害社會(huì )主義道德風(fēng)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志,不得作為商標使用”的規定。

駁回貪玩公司的訴求,貪玩公司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,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繼續維持原判。

此后,該公司也對“渣渣灰”商標進(jìn)行了全類(lèi)注冊,同時(shí)還提交申請了數十件“渣渣暉” “喳喳輝” “ZHAZHAHUI” “ZAZAHUI”等近似商標。



在數次與“渣渣輝”商標失之交臂之下,江西貪玩公司仍然注冊大量近似商標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而作為“渣渣輝”一詞的創(chuàng )造者,張家輝本人也對該商標進(jìn)行了全類(lèi)注冊,且已有4枚“渣渣輝”商標已注冊成功,核準使用在第17類(lèi)、9類(lèi)、7類(lèi)以及40類(lèi)商品服務(wù)上。
 
對于張家輝這一舉動(dòng),外界普遍認為其目的并非商用,而是為了防止遭到其他人搶注。



貪玩公司為何執著(zhù)于“渣渣輝商標”?

申請一個(gè)商標花費不多,但收益卻可能很大。

尤其是對于“渣渣輝”這樣火爆的網(wǎng)絡(luò )梗,更是不少商標申請者的最?lèi)?ài)。

比如前段時(shí)間的火神山、雷神山、天眼等等。

“渣渣輝”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爆火讓商家看到了背后巨大的利益,一旦申請成功,將會(huì )為企業(yè)帶來(lái)豐厚的回報。

以“渣渣輝”商標申請為例,從開(kāi)始申請注冊,到后來(lái)的上訴再到二審終審,這個(gè)過(guò)程都具有話(huà)題性,即使企業(yè)沒(méi)有注冊成功,但卻因為商標申請引發(fā)了關(guān)注,變相做了廣告。

這就是為什么貪玩公司如此執著(zhù)于“渣渣輝”商標的原因所在了。

“渣渣輝”的走紅,根源在于迎合了一種自嘲、惡搞的娛樂(lè )文化,大眾可以把它作為一個(gè)娛樂(lè )梗,但是用來(lái)注冊商標確實(shí)會(huì )帶來(lái)不良影響。

注冊好的商標,這個(gè)好,不僅僅是好的名號,好的噱頭,更應該是好的理念和品牌影響!
最后更新時(shí)間:2020-08-26 閱讀:145次

資訊中心相關(guān)內容推薦: